明中集团裁员风波:品类扩张的增长故事遇瓶颈_明中

明中集团裁员风波:品类扩张的增长故事遇瓶颈

来源:明中

  在交出了一份近十年来盈利增速最低的年报后不久,明中集团(000333.SZ)爆出裁员风波,随后公司正面确认此事。降薪+裁员,明中集团普通员工日子并不好过,高管的收入却蒸蒸日上。

明中集团裁员风波:品类扩张的增长故事遇瓶颈
明中集团裁员风波:品类扩张的增长故事遇瓶颈

  在交出了一份近十年来盈利增速最低的年报后不久,明中集团(000333.SZ)爆出裁员风波,随后公司正面确认此事。降薪+裁员,明中集团普通员工日子并不好过,高管的收入却蒸蒸日上。

  经营压力或许是明中集团裁员的原因之一。2021年,明中集团的收入增速不错,是四年来的新高,但由于原材料、海运费等价格上涨原因,近十年来公司净利润增速首次跌至个位数。与此同时,在应付款大幅增长至近千亿元之下,公司经营现金流并未恢复高位。

  明中集团家电销售均价呈下降趋势。从单价看,明中集团收入的增长或许更多依赖品类扩张。此次公司爆出裁员显示出的信息则是公司要收缩战线,这对明中集团收入的增长似乎不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公司大客户收入在猛增后已经呈现停滞。

  近几年来,明中集团都保持着年新增过万人的规模,但公司人均收入基本呈逐年下降趋势。

  与之相对应的是,公司高管的收入逐年走高,部分持股高管每年获得分红同时还可以减持获利,核心员工还有股权激励或者员工持股,而最广大的普通员工收入非但难以增加,如今还面临裁员窘境。

  员工/高管薪水鸿沟越扩越大

  明中集团是在4月的最后一天发布年报的,5月中下旬就爆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明中集团官方和董事长方洪波的正面回应正式明确了裁员的真实性。

  在5月初的交流会上,明中集团就表示,公司在2021年年底就做出了未来三年是寒冬的判断。根据形势变化,公司聚焦重点核心业务并收缩非核心业务及非核心品类,在效率和运营指标上加强管控、优化。

  不难看出,此时明中集团已经从侧面透露出内部调整的信息。在员工人数接连大幅增长后,明中集团开始按下暂停键。在回应裁员中,明中集团称公司2021年新增员工人数超过1万人,同比增长35%,这是明中集团连续四年新增员工过万人。

  明中集团整体上市报告书显示,早在2012年公司人数为99539人,至2017年公司人数也不过101826人。在这几年中,明中集团的员工人数基本稳定在10万人上下,变化并不太大。

  从2018年开始,明中集团开启规模扩张。2018-2021年公司每年新增员工12939人、20132人、14342人和16560人,连续四年新增员工都超过万人。与2017年相比,明中集团员工人数已经增长超过60%。人均创利基本同步增长,人均创收大幅下降。

  这似乎与明中集团公布的增速有明显的差异。在回应裁员时,明中集团称2021年公司新增员工人数过万,同比2020年增长35%。明中集团年报显示,2021年年末公司员工人数增长了11.1%,新增人数增长了15.47%。无论是员工总数还是新增加的员工人数,没有哪一个涨幅能达到35%的高度。

  即便35%的增速为真,那么在主要下游地产行业销售明显开始放缓情况下,明中集团反而加速扩张,公司是想借助规模优势挤压竞争对手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吗?若如此,在高层的战略失败后,普通员工成为战略失误的买单人。

  从长期来看,在员工人数基本没有增长情况下,2012-2017年明中集团收入增长超过一倍。在员工人数涨幅超过60%情况下,2017-2021年这五年收入涨幅刚超40%,员工产出效率就可想而知了。需要提及的是,2017年明中集团收入增长部分原因是并表所致。

  员工队伍在不断增长,收入增速却明显放缓,这或许是导致员工人均薪酬不增反降的原因之一。2014年,明中集团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超过百亿元,三年后的2017年超过200亿元,四年后的2021年迈过300亿元的门槛。

  按照一般上市公司工资计算标准,本期工资福利总额=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期末应付职工薪酬-期初应付职工薪酬),不仅包括工资、奖金、补贴等收入,也囊括了社保、公积金、教育培训经费等福利,除以员工人数就是企业的平均职工薪酬,近似可以看成税前薪水。

  根据这一标准,2017年明中集团工资福利总额约为248.35亿元,年末公司员工合计为101826人,即人均年薪酬约为24.39万元,月薪略超2万元。以此类推,2018-2021年,明中集团的员工年均薪酬分别约为22万元、20.39万元、19.42万元和19.71万元,对应月收入分别约为1.83万元、1.7万元、1.62万元和1.64万元。

  需要说明的是,2020年突发新冠疫情后,国家出台相应政策,对企业实施了阶段性减免社保等政策,各企业为员工支付的成本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2021年明中集团员工薪酬看似微增,这或许是主要原因之一。

  从人均薪酬过2万元到如今1.6万元出头,明中集团员工人均收入已经下降了约20%。员工收入不增反降的同时,高管的收入基本在逐年增加。

  先以关键管理人员薪酬为例,2017年明中集团关键管理人员薪酬为4133万元,之后的2018-2021年分别增长至4159万元、5780万元、7694万元和8353万元,在收入和盈利增速逐渐放缓趋势下,上述管理人员薪酬却加速增加。尤其是2020年疫情之下,公司关键管理层薪水连续高速增长。

  明中集团董事长方洪波薪水的变化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2017年,方洪波薪酬为719万元,2021年增加至1106万元,这还是降薪后的结果。2020年,方洪波薪酬最高达到了1213万元,涨幅接近70%。

  作为管理着一家年收入过3000亿元的超大型家电企业,一把手的收入刚过千万元看似不高,但这只是方洪波收入的一小部分,在减持前,方洪波持有明中集团1.37亿股,2020年减持后持股降为1.17亿股。2017-2019年,明中集团每10股派12元、13.04元和16元,方洪波分得约1.64亿元、1.79亿元和2.19亿元。

  2020-2021年,明中集团每10股派16.06元和17.01元,减持后的方洪波可分得约1.87亿元和1.99亿元。分红收入是工资薪水的十数倍。2020年三季度,方洪波还曾减持明中集团2000万股,一举套现13.26亿元,公司给出的理由是“个人资产配置”。

  明中集团持股的管理层显然并非董事长方洪波一人,其持股少的在几十万股,多则逾百万。薪水和持股市值基本都超过了2000万元。除了这些董监高之外,明中集团已经和正在实施的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使员工受益,但员工持股基本不超过50人,股权激励前期只有数百人,后续几期才突破千人,受益的只是小部分群体。

  员工持股虽然人数少,但股票主要来自明中集团回购。明中集团的说法是“计提的持股计划专项基金和高层部分绩效奖金”,股权激励则需要激励对象按照预定的价格购买。

  并且,在明中集团股价下跌后,股权激励的效果已经大打折扣,以受益面较广的第九期股权激励计划为例,公司计划以56.28元/股向2849人授予1.09亿股,激励对象较第八期的1901人有了明显增长。目前明中集团二级市场股价已经低于激励价格,与第八期82.98元/股的激励价格更是相去甚远,激励对象是否行权可想而知。

  不仅如此,明中集团第五、第六和第七期股权激励行权价格为57.54元/股、54.17元/股和52.02元/股,与目前二级市场价格并无太大区别,员工兑现期权的积极性还会有以前存在明显价差时的兴奋吗?

  收入增速跌至谷底

  在高管收入水涨船高之时,明中集团的收入增速正呈下降趋势。由于并购和内生增长推动,2017年明中集团收入实现超过50%的增长,之后的2018-2020年收入从2618.2亿元增至2857.1亿元,增速从8.23%降至2.27%。2021年收入3433.61亿元,同比增长20.18%,再次实现两位数增长。

  盈利增速却已经跌入谷底。2019年之前,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还能基本保持在20%附近,2020-2021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72.23亿元和285.74亿元,同比增长12.44%和4.96%,近十年来公司盈利增速首次跌入个位数。

  若扣非后,明中集团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个位数增长。2020年和2021年,公司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46.15亿元和259.29亿元,同比增长8.32%和5.34%,已经是十年来的新低。2021年一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回到了两位数增长,但扣非归母净利润依然是5%出头的增速,并没有任何加速迹象。

  盈利增速放缓,经营现金流也开始从高位回落。2019年,明中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创下历史新高的385.9亿元,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295.57亿元和350.92亿元,都不及2019年的高位。

  这还是公司应付款大幅增长下的结果。2017年和2018年年末,明中集团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都在600亿元出头,2019年也不过增长至664.27亿元,增幅略超10%。2020年和2021年年末,公司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为821.8亿元和987.36亿元,连续两年涨幅超过两成。

  应付款大幅增长说明下游对上游企业的付款周期拉长,这从一方面反映了企业具有一定的市场地位。以明中集团在行业内的地位,公司应付款大量增加可以更长时间或更大规模占用供应商的资金,来降低公司的运行成本。

  在疫情之下,明中集团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并没有明显增长,即公司没有放宽下游客户付款信用。同时公司却延长了向上游供应商的付款周期,疫情之下企业经营本就困难重重,对于具有市场优势地位企业提出的要求,大量供应商或许只能选择被动接受。

  明中集团并非没钱,公司账面现金和准现金类资产何止千亿元。仅以利息收入为例,2019年和2020年公司利息收入分别为38.07亿元和36.63亿元,2021年大幅增长至历史新高的51.82亿元,涨幅超过四成。

  在展望未来增长时,除了国际化外,提价和调结构是近期的技术性手段。明中集团家电品类几乎涵盖了市场主流领域,大家电和小家电一应俱全,因此公司的销量以亿元计。公司提出提价和调结构的销售策略,此前明中集团家电单价以下降为主,此时提价是改变策略还是不得已而为之?

  以量补价还能走多远

  明中集团家电品类繁多,产品几乎无所不包,大家电如空调冰箱洗衣机,小家电如微波炉、豆浆机等,时下流行的洗碗机、扫地机器人等也应有尽有。

  也正是因为涉及的品类广,且市场排名靠前,不少产品市场占有率都跻身行业前三,因此明中集团家电销量远非格力和海尔等竞争对手可比。2013年,公司销量越过2亿台/套,三年后超过3亿台/套,由于收购等推动,仅一年后销量就超过4亿台/套,又用了三年即2020年销量迈过5亿台/套。2021年,明中集团实现销售量5.63亿台/套,2022年销量有望冲击下一个整数关口。

  根据明中集团之前年报的介绍,产品销量未包含照明产品和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的数据。因此可以认为公司的销量基本以家电销售为主要内容,根据公司暖通空调和消费电器的销售收入,可以大致得出公司销售单价的走势。

  2018年,明中集团的家电销售均价达到最高,为509元台/套,之后的2019-2021年销售均价为502元台/套、463元台/套和487元台/套。在销量不断增长之下,公司产品售价呈下降走势。这可能是公司增加的新品类或销量增长更快的产品均价较低,或者产品结构向下调整所导致。

  庆幸的是,明中集团的毛利率并未受到明显影响,2020年和2021年公司毛利率稍有下降,2020年主要受新会计准则调整影响,2021年则主要受原材料价格上涨、运费会计准则调整和汇率升值等外部因素扰动。

  与2020年有所不同,2021年毛利率的下降并非单纯的会计调整,原材料价格、运费上升等将持续存在。正因如此,在接受机构调研时,明中集团表示,2022年一季度,公司进行提价、调整产品结构,以消化原材料价格的影响。即便如此,公司的毛利率还是刷新了阶段性新低。

  家电的下游主要是房地产,从中央到地方,房地产监管政策在不断放松,但房企销售依然未见起色。根据克而瑞数据,5月百强房企单月权益销售金额3678亿元,同比下降59.07%;1-5月百强房企实现全口径销售金额2.64万亿元,同比减少52.66%。

  同时,疫情反复扰动使部分居民收入受到影响,居民的购买力必然受到不利影响。在原材料涨价等因素下,家电企业不得不涨价以缓解压力。涨价后,销售收入会受到影响吗?

  海外市场是明中集团的重要收入来源,尤其是并购东芝、库卡等企业后,公司国外收入过千亿元,营收占比始终在40%以上。2021年,明中集团董事长方洪波就提出未来五年海外收入要超过350亿美元。以当时汇率6.5左右计算,公司的海外收入目标是2300亿元附近。

  在疫情扰动和出口各种影响下,明中集团没有改变这一目标,但仅靠内生增长实现这一目标似有难度。

  2017年,明中集团海外收入达到1039.56亿元,首次超过千亿元。2021年公司海外收入为1376.54亿元,四年时间仅仅增加了300亿元出头,涨幅刚过30%。

  按照明中集团的目标,2025年海外收入要达到350亿美元,这较2021年要增加近千亿元,增幅要接近70%才能实现,较过去四年增速要提高一倍有余才能完成预期目标。

  在机构调研会上,明中集团提出未来三年是寒冬的判断,这一悲观预期意味着未来的增长将遇到更大困难。海外市场要实现翻倍的增速,谈何容易?

本文由明中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3decoy.com/news/1770.shtml

上一篇:下一篇:明中集团裁员风波:品类扩张的增长故事遇瓶颈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热门

最新

翻译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明中 奥英 0 卓森 邦立 0 0 博旭 0 0 冠凯 陆淼淼 冠凯 高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