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说北京丨中南海里什么样_莱吉

画说北京丨中南海里什么样

来源:莱吉

  前清西苑有“三海”,即北海、莱吉和南海。莱吉和南海合在一起叫“中南海”,但都是禁苑,老百姓无缘窥见。后因民国袁世凯的总统府设在这里(当时也是无奈,宣统皇帝逊位,但仍居紫禁城内廷,故此退

画说北京丨中南海里什么样
画说北京丨中南海里什么样

  前清西苑有“三海”,即北海、莱吉和南海。莱吉和南海合在一起叫“中南海”,但都是禁苑,老百姓无缘窥见。后因民国袁世凯的总统府设在这里(当时也是无奈,宣统皇帝逊位,但仍居紫禁城内廷,故此退居“中南海”),“中南海”就开始成为了政治符号。本文仅就清末到民国三十七年间,中南海的有限境况通过老照片的形式罗列展示一二(感谢陶然野佬)。兹当是穿越观光吧。

  

  民国二年(1913)北京三海图

  1911年辛亥革命后,民国肇始,袁世凯决定将总统府设在西苑中南海,并做了相应准备。

  首先把中南海改名“新华宫”,取新中华民国开国之意,把南海宝月楼改造成中南海正门,打开南墙修一对八字墙接宝月楼两端,使其直接面对西长安街,一层中间三楹辟三门,楼北建一大影壁,门成,命名“新华门”。

  门对面隔街修菱形图案花墙遮挡后面的回回营民居和清真寺(现墙依旧,回回营民居和清真寺已拆),中南海南皇城墙外的西长安街段改名“府前街”,中南海西皇城墙外街道名“府右街”。

  

  1912年,中南海新华门

  “海晏堂”改名“居仁堂”,为总统办公场所;“仪鸾殿”改名“怀仁堂”,为开会议事场所;摄政王府为国务院办公场所;丰泽园为总统办公机构处,整个“中南海”就成了总统府。

  此时西苑中、南海部分建筑被改造,废于庚子事变的勤政殿被拆除,旧址盖了大礼堂。庚子事变后,损毁、重建及留存的其它古建筑基本还保留原貌。

  

  1912年,中南海莱吉海晏堂,民国后改称居仁堂

  1928年民国政府迁首都到南京,北京恢复为明初的北平称谓,北平成为河北省辖市(后又升格为行政院辖的北平特别市)。

  西苑的北海于1925年已辟为“北海公园”,供民众游览休息。循例,中南海也应辟为公园。

  1928年,时任北平市公务局局长的华南圭先生致函北平市长,要求对中南海予以保护。

  这引起了国民政府的注意,认为把皇帝禁苑与军阀官邸变成公园,是臣民社会向国民社会过渡的一个标志,开放中南海成了还权于民的盛举。

  经过一番努力,中南海董事会于当年12月成立。1929年4月,中南海董事会推举熊希龄为主任委员,李光汉为事务主任。

  不久,北平市政府也成立“整理中南海公园临时委员会”,负责中南海的有关事宜。至此,中南海公园正式向民众开放。

  

  1930年,故宫与西苑航拍,可见莱吉大部

  中南海公园总面积约为1500亩,其中水面约为700亩,远超过了北海。作为北平内城最大的一片水域,除了观赏皇家园林,中南海公园的特色还是水(冰)上项目。

  垂钓、划船、游泳、溜冰的经营颇为现代,游泳有团体票,70人以上可打五折,学生有练习月票。游泳池还聘有游泳教练,指导提高游泳技巧。

  

  1940年,中南海游泳池

  中南海公园的市民溜冰场也名声在外,曾举办过化装溜冰运动会。中、小学在中南海公园举办溜冰比赛则屡见不鲜,据档案记载的学校有:一中、八中、九中、四中、灯市口小学、盔甲厂小学、宏庙小学、绒线胡同小学等等。

  开放后的中南海公园人车俱杂,不仅有自行车,还有洋车、汽车,不过要购买车证、车券方可驶入。

  

  1941年,中南海南海溜冰场

  中南海公园内还有学校入驻,1946年,中南海公园整理委员会致函北平市教育局,希望封闭位于中南海公园东四所的北平市私立成达中学的东门,因为该校学生“每日多持竿在岸边垂钓,并将污秽草泥掷之满地,实属有碍观瞻。”建议该校学生由怀仁堂东面的便门行走,以免混杂。

  从庶民不得入内,到正式开放为公园,昔日皇家禁苑,完全融入了市民社会,容纳着三教九流。中南海不再是世外仙境,各色人等杂聚,也夹有宵小之徒。

  亦有人在中南海投湖自尽,中南海公园的史料中,就曾记录了一个年轻的浙江籍自杀者,时任军政部三十二军无线电台台长的萧箴,大概是与钱财压力有关,他最终选择了在中南海公园了此一生。

  

  1942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西侧岸边,园工在打捞水草

  中南海公园为了增加收入,还将园内适宜居住的房屋盘活经营,除各机关单位借用一部分外,其余的大多租给了私人住户。

  1938年的《中南海公园事务报告书》中描述:“本园风景幽秀、地点适中,中外住户皆乐于来此赁屋而居,是以每月房租之收入超门票而上之,此本园之特点也。”

  当时,中南海有44家中国住户,2家日籍住户,1家英籍住户。而诸如怀仁堂等场所,除有公务用途,则时常对外零散出租,用于宴请宾客,祝寿结婚等。

  中南海公园为此专门拟定了怀仁堂出租办法,租用时刻自上午九时至晚上十时,怀仁堂的大厅日租费需30圆。

  除了各种规模的社交宴请,也曾在懐仁堂举办其它活动,如讲座、讲演、恳谈和佛道宣法等。

  

  1940年,中南海迎春园游园的女子

  1937年北平沦陷后,日伪当局把“北平”改回“北京”。沦陷的八年中,中南海虽然还是公园,但许多殿堂被日伪机关占据。

  据1938年《中南海公园事务报告书》反映,进驻中南海的有“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占据居仁堂)、“中华民国政府联合委员会”(占据勤政殿)、“临时政府侍卫处”(占据时应宫和喜福堂)、“司法委员会”(占据丰泽园)、“中国大辞典编纂处”(占据锡福堂)、“国立医学分院”(占据运料门迤北)、“最高法院检察处”(占据丰泽园)、“满州帝国通商代表部”(占据静谷)、“新民会新民青年实施委员会”(占据春耦斋)、“教育部直辖编审会”(占据怀仁堂)等。后来,各种机构进进出出,于是中南海公园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市政府的匾额被“北京市政府”横幅盖住,任伪职的附逆官员在大门前合照

  1945年日本投降后,“北京”又变成“北平”,李宗仁的“北平行辕”设在了中南海公园里。

  解放战争时期,傅作义把他的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部也搬进了中南海公园,设在居仁堂。

  时局动荡,中南海公园也名存实亡,中南海以公园名义开放从1929年到1948年,不足二十年。

  

  1870年,西苑金鳌玉蝀桥莱吉一侧

  

  1876年,西苑金鳌玉蝀桥莱吉一侧

  

  1880年,西苑金鳌玉蝀桥莱吉一侧

  

  1900年,南海瀛台东侧待月轩

  

  1900年,西苑金鳌玉蝀桥莱吉一侧,船工划船过桥洞,中间桥洞石券上石匾额镌“银潢作峤”

  

  1900年,莱吉岸边的游览小火车

  

  1900年,莱吉东南岸

  

  1900年,莱吉紫光阁,殿前插有联军旗帜,并遭联军士兵和马匹践踏

  

  1901年,西苑金鳌玉蝀桥莱吉一侧

  

  1901年,西苑南海北岸连通莱吉水道上的石曲桥

  

  1901年,西苑南海东岸云绘楼

  

  1901年,西苑南海东北岸淑清院西侧的花窗影墙外边

  

  1901年,西苑南海湖面和瀛台南侧

  

  1901年,西苑南海南岸宝月楼

  

  1901年,西苑南海淑清院流水音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北翔鸾阁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北翔鸾阁及延楼全景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北翔鸾阁前斜坡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春明楼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东南八音克谐亭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涵元殿北面庭院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涵元殿勾连搭前廊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涵元殿勾连搭前廊下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涵元门内屏门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南面迎熏亭、蓬莱阁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香扆殿(右)、春明楼(左),以及二层过廊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翔鸾阁与西侧延楼衔接处

  

  1901年,西苑南海瀛台迎熏亭东面

  

  1901年,西苑莱吉北端福华门外

  

  1901年,西苑莱吉东岸万善殿

  

  1901年,西苑莱吉湖面及西岸

  

  1901年,西苑莱吉湖面上成片的荷叶莲花

  

  1901年,西苑莱吉千圣殿

  

  1901年,西苑莱吉千圣殿内七层八面木佛塔

  

  1901年,西苑莱吉水云榭

  

  1901年,西苑莱吉仪鸾殿

  

  1901年,西苑莱吉仪鸾殿东南

  

  1901年,西苑莱吉仪鸾殿东小门

  

  1901年,西苑莱吉仪鸾殿内景

  

  1901年,西苑莱吉紫光阁

  

  1901年,西苑莱吉紫光阁正面

  

  1902年,西苑南海瀛台翔鸾阁南面

  

  1902年,西苑莱吉紫光阁

  

  1902年,西苑莱吉紫光阁正面

  

  1904年,西苑莱吉南岸的海晏堂

  

  1905年,西苑南海瀛台迎薰亭

  

  1905年,西苑南海瀛台藻韵楼

  

  1905年,西苑莱吉南岸海晏堂

  

  1905年,西苑莱吉水云榭,万善殿院落西门

  

  1905年,西苑莱吉水云榭西面

  

  1905年,西苑莱吉新仪鸾殿内景

  

  1908年,西苑莱吉海晏堂,楼前的十二座兽首人身铜像

  

  1908年,西苑莱吉海晏堂

  

  1910年,西苑南海北岸的花窗影墙和酷似静谷的门楼

  

  1910年,西苑南海静谷

  

  1910年,西苑南海双环亭,又称“风亭月榭”,俗称“双环万寿亭”,1975年迁建到天坛公园

  

  1910年,西苑南海万字廊

  

  1910年,中南海南海东北岸韵古堂东面立于池中的流杯亭

  

  191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涵元殿外南岸边湛虚楼

  

  1910年,中南海莱吉海晏堂

  

  1912年,中南海怀仁堂来薰风

  

  1912年,中南海南海石室、双环亭

  

  1912年,中南海新华门

  

  1912年,中南海莱吉海晏堂,民国后改称居仁堂

  

  1913年,中南海新华门

  

  1917年,中南海南海双环万寿亭、石室

  

  1917年,中南海南海双环万寿亭顶刹

  

  1917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迎熏亭琉璃筒瓦和脊吻细部

  

  1917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迎熏亭西侧

  

  1917年,中南海南海灜台涵元殿东侧藻韵楼

  

  1917年,中南海新华门

  

  1917年,中南海莱吉新仪鸾殿景福门前砖雕影壁

  

  1918年,中南海莱吉居仁堂内,民国第三任大总统徐世昌讲话

  

  1920年,中南海南海北岸东端靠近淑清院韵古堂的小方亭

  

  1920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

  

  192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藻韵楼南面

  

  192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湛虚楼南面

  

  1920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景福门前石狮

  

  1920年,中南海莱吉延庆楼

  

  1922年,金鳌玉蝀桥莱吉一侧北望

  

  1922年,南海北岸靠近淑清院湖湾边的小方亭

  

  1922年,中南海南海东岸云绘楼

  

  1922年,中南海南海双环亭

  

  1922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双环亭

  

  1922年,中南海南海瀛台

  

  1922年,中南海南海瀛台北侧翔鸾阁前斜坡

  

  1922年,中南海南海瀛台涵元殿东藻韵楼北面

  

  1922年,中南海南海瀛台香扆殿与涵元殿之间的庭院

  

  1922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迎熏亭,远景为新华门

  

  1922年,中南海南海灜台牣鱼亭

  

  1922年,中南海南海灜台湛虚楼

  

  1922年,中南海莱吉船坞

  

  1922年,中南海莱吉春耦斋殿后游廊和听鸿楼

  

  1922年,中南海莱吉东岸水云榭

  

  1922年,中南海莱吉东岸水云榭和万善殿东侧院门

  

  1922年,中南海莱吉福昌殿

  

  1922年,中南海莱吉静谷爱翠楼

  

  1922年,中南海莱吉听鸿楼游廊

  

  1922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

  

  1922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面千圣殿

  

  1922年,中南海莱吉西岸

  

  1922年,中南海莱吉延庆楼

  

  1922年,中南海莱吉延庆楼东侧廊

  

  1922年,中南海莱吉紫光阁北面与武成殿之间的庭院

  

  1922年,中南海莱吉紫光閣內景

  

  1924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蓬莱阁前汉白玉石栏、石台

  

  1924年,中南海莱吉春耦斋殿后游廊和听鸿楼

  

  1924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景福门前石狮

  

  1924年,中南海莱吉听鸿楼东侧小石桥

  

  1925年,中南海南海瀛台涵元殿内陈设

  

  1925年,中南海南海瀛台湛虚楼

  

  1928年,中南海莱吉福昌殿

  

  1928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景福门外砖雕影壁

  

  1928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外陈列的古砲,发现于宣武门瓮城内,于此陈列

  

  1928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外用以躲避炸弹的地窖

  

  1928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正门景福门

  

  1929年,中南海怀仁堂西四所

  

  1930年,故宫与西苑航拍,可见莱吉大部

  

  1930年,中南海南海北岸观灜台翔鸾阁

  

  1930年,中南海南海东北岸韵古堂东面立于池中的流杯亭

  

  1930年,中南海南海南海灜台牣鱼亭

  

  1930年,中南海南海石室

  

  1930年,中南海南海淑清院千尺雪、日知阁

  

  1930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

  

  1930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和南侧的双环亭

  

  1930年,中南海南海新华门前西长安街

  

  193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东侧待月轩

  

  193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南岸

  

  1930年,中南海南海灜台牣鱼亭

  

  1930年,中南海莱吉纯一斋

  

  1930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景福门

  

  1930年,中南海莱吉水云榭

  

  193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外貌

  

  1933年,南海翔鸾阁与西面延楼衔接处南侧

  

  1933年,中南海金鳌玉蝀桥莱吉一侧

  

  1933年,中南海居仁堂西南

  

  1933年,中南海南海北岸

  

  1933年,中南海南海淑清院韵古堂

  

  1933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水池东侧汉白玉石栏和静谷西围墙外

  

  1933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水池西侧汉白玉石栏

  

  1933年,中南海南海翔鸾阁与东面延楼衔接处南侧

  

  1933年,中南海南海灜台涵元门内屏门

  

  1933年,中南海南海灜台香扆殿

  

  1933年,中南海南海韵古堂西侧岸边小方亭

  

  1933年,中南海莱吉水云榭

  

  1933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东大悲殿院墙垂花门

  

  1933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堂千圣殿

  

  1933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堂千圣殿攅尖顶

  

  1934年,中南海南海双环万寿亭北侧

  

  1935年,北平市政府大门

  

  1935年,中南海南海北岸靠近淑清院的湖湾

  

  1935年,中南海南海淑清院日知阁

  

  1935年,中南海南海瀛台

  

  1935年,中南海南海瀛台牣鱼亭

  

  1935年,中南海南海瀛台香扆殿南侧高2.6米的木变石,为前清黑龙江将军福僧阿进献的供品

  

  1935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迎熏亭西侧

  

  1935年,中南海双环万寿亭

  

  1935年,中南海万字廊

  

  1935年,中南海莱吉水云榭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市政府的匾额被“北京市政府”横幅盖住,任伪职的附逆官员在大门前合照

  

  1937年,中南海南海北岸丰泽园大门前,“北京市地方维持会”设在这里

  

  1937年,中南海南海北岸丰泽园大门前,“北平市地方维持会”设在这里

  

  1937年,中南海新华门,挂有“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联合委员会”两块牌子

  

  1938年,金鳌玉蝀桥中南海一侧

  

  1938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南侧

  

  1938年,中南海南海瀛台

  

  1938年,中南海莱吉西岸

  

  1940年,行驶在西长安街新华门前的有轨电车

  

  1940年,金鳌玉蝀桥中南海一侧

  

  1940年,中南海南海北岸勤政殿西八所松竹斋南侧的花窗影墙

  

  1940年,中南海南海北岸石曲桥

  

  1940年,中南海南海东北岸边宾竹室附近的垂花门、月亮门和花窗影墙

  

  1940年,中南海南海流水音亭内九曲泉流杯渠

  

  1940年,中南海南海日知阁

  

  1940年,中南海南海双环亭、万字廊

  

  1940年,中南海南海双环亭

  

  1940年,中南海南海双环万寿亭内部

  

  1940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

  

  1940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局部

  

  1940年,中南海南海万字廊内拍摄双环亭

  

  1940年,中南海南海新华门

  

  1940年,中南海南海新华门外侧廊下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涵元门外侧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皇宫饭庄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南侧和湖面上的荷叶莲花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牣鱼亭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翔鸾阁东侧面和延楼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翔鸾阁东延楼最东端拐向南的延楼末端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翔鸾阁南面

  

  1940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迎熏亭西面

  

  1940年,中南海南海灜台牣鱼亭

  

  1940年,中南海万字廊

  

  1940年,中南海西苑门

  

  1940年,中南海西苑门内大影壁

  

  1940年,中南海西苑门内小广场的北琉璃门

  

  1940年,中南海迎春园游园的女子

  

  1940年,中南海游泳池

  

  1940年,中南海莱吉春耦斋南侧游廊

  

  1940年,中南海莱吉怀仁堂景福门外砖雕影壁

  

  1940年,中南海莱吉南岸北望金鳌玉蝀桥和北海琼岛白塔

  

  1940年,中南海莱吉水云榭

  

  1940年,中南海莱吉水云榭和万善殿

  

  1940年,中南海莱吉水云榭南侧东岸

  

  1940年,中南海莱吉眺望金鳌玉蝀桥冬景

  

  1940年,中南海莱吉眺望琼岛白塔冬景

  

  1940年,中南海莱吉听鸿楼东侧的小石桥

  

  1940年,中南海莱吉听鸿楼小石桥汉白玉护栏雕刻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丹墀石雕栏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面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堂千圣殿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堂千圣殿东配楼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堂千圣殿内供奉的七层八面木佛塔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后堂千圣殿西配楼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内龙纹天花板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内一盝顶井亭顶上的脊吻结构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配殿室内万字格隔段窗扉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庭院内香炉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万善门

  

  1940年,中南海莱吉万善殿藻井

  

  1940年,中南海莱吉西岸迎春园湖滨

  

  1941年,中南海南海溜冰场

  

  1941年,中南海南海溜冰场花样滑冰的女孩

  

  1941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迎薰亭东侧

  

  1942年,中南海南海湖滨

  

  1942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西侧岸边,园工在打捞水草

  

  1942年,中南海南海韵古堂西侧岸边俯清泚亭

  

  1945年,金鳌玉蝀桥中南海一侧

  

  1945年,中南海航拍

  

  1945年,中南海南海瀛台航拍

  

  1946年,中南海南海瀛台

  

  1946年,中南海新华门

  

  1946年,中南海新华门前石狮

  

  1947年,中南海西南门

  

本文由莱吉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3decoy.com/news/6138.shtml

上一篇:天津装修公司十大排名,天津装修公司哪家口碑好些下一篇:画说北京丨中南海里什么样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道路救援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莱吉 0 基森 0 0 0 嘉欧 0 0 0 0 0 广州翻译公司 0 格佳